与日本SBI合作背后金融壹账通的出海图

“金融壹账通海外布局动作很快”,一位深耕东南亚市场多年的中国金融科技公司负责人告诉雷锋网AI金融评论。

白宫发言人桑德斯8日发布声明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将行使行政特权,以阻止国会民主党人获取未删节版的“通俄门”调查报告。

雷锋网:在金融科技领域,目前日本市场的竞争程度是怎样的?

雷锋网:金融壹账通在日本市场的定位和角色是什么?

当日下午,中国国防部举行例行记者会。有记者问,日本防卫相岩屋毅23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希望尽快对中国进行访问,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举行会谈。据了解,岩屋毅曾考虑5月上旬访华,但因协调工作没有眉目而放弃。在刚刚举行的中国海军70周年的庆祝活动上,日本派出了凉月号驱逐舰参加国际阅舰式,这也是日本舰艇时隔7年半再次进入访问中国,请问发言人对此有何评论?

雷锋网:布局东南亚时,为什么选择以新加坡为起点来辐射东南亚市场?

基于这些市场考察,我们在日本输出的第一个产品将会是移动银行平台,帮助传统银行向移动银行转型,为其客户提供便捷高效的金融服务。

对此,任国强表示,中日防务领域的交流合作是两国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中日关系回到正常发展轨道。

不过与东南亚比起来,日本监管大体上还是会更严格一些,比如会有更多的监管要求和更严格的技术审核。

费轶明:实际上在金融科技领域,目前日本市场竞争确实还挺激烈,入局者既包括不少日本本土科技公司如区块链公司、人脸识别公司、语音识别公司、机器人公司等,也包括一些开展相关业务的欧美公司。

他表示,日本派出凉月号驱逐舰参加中国举办的多国海军活动,日本中青年军官代表团正在中国访问,中国海军工程大学近期赴日参加第22届亚太海军大学研讨会,两国防务部门还举行了海空联络机制直通电话专家组磋商会议。

虽然相比日本,东南亚地区的监管相对来说更加开放一些,但仍然需要特别重视。

据悉,因通俄门报告一事,一些民主党批评者要求司法部长巴尔辞职。而司法部和共和党人则一再为巴尔辩护,称他在发布穆勒448页通俄门调查报告中已经做到了尽可能的透明。

美国司法部上周致函纳德勒将传票描述为“不合法的监督”,并断言纳德勒的委员会未能明确表达索要穆勒基本证据的任何“合法立法目的”。

另一方面基于平安集团丰富的金融业态和成熟的业务模式,壹账通提供的金融科技服务,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系统开发,而是将系统和业务支持工具、业务模型等结合在一起,从而提供给客户更完整的解决方案。

费轶明:监管。东南亚不同国家在金融科技方面的监管要求不太一样。

当地时间4月18日,美国司法部向国会提交删节版“通俄门”报告,并在其官网公布。图为美司法部长巴尔4月9日出席众议院听证会。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再比如与东南亚市场对个人信贷服务的高需求不同,日本的信用卡普及率和银行服务覆盖率很高,因此市场要解决的不是普惠金融的问题,而是服务便利性的问题。

费轶明:日本银行市场和中国的有点类似,它有三大行,相当于我们的四大行,三大行下面有100多家区域银行,相当于我们的城商行。SBI与这些区域银行的关系不错,有很多业务合作,因此我们决定运用SBI与日本区域银行的关系网络,及SBI集团各公司的关系网络,向日本金融机构和商户提供金融科技服务。

不过这些公司更多的是聚焦于一个环节或一个技术点,目前还没有看到像壹账通一样能够提供端到端的整体解决方案的公司,这是我们目前产品方案上的突出优势。

一方面,平安集团作为一家金融机构,在监管合规方面有积累优势,海外金融机构客户对于一个受监管的金融机构,有天然的信任感。

雷锋网:为什么选择与SBI合作?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在日本进行金融科技输出,壹账通面临的市场环境是怎样的?

“面对纳德勒主席公然滥用权力,并且在司法部长的要求下,总统别无选择,只能采取防御性的行政特权主张。”桑德斯在声明中表示。

费轶明:不同的国家由于社会文化和消费习惯的不同,在市场需求上各有特点。比如壹账通在国内很大一块业务是反欺诈服务,但我们在日本向客户推销反欺诈服务时,得到的反馈是“不那么需要”。

而在更早前巴尔正式公布删减版穆勒报告后,纳德勒很快就发出传票索要完整报告和基础证据,但司法部同样在上周通知委员会它不遵循要求。

费轶明:相比日本,我们在东南亚市场的输出方案选择上会更广一些,目前的重点输出产品包括智能营销、智能风控、金融零售平台、保险闪赔平台等方案。

费轶明:与纯科技公司相比,壹账通的差异化优势主要来自于其背靠的平安集团。

反欺诈服务在日本“不那么需要”

费轶明:SBI是我们的一个战略投资者,2018年2月参投了金融壹帐通7.5亿美金的A轮融资,当时SBI就建议我们把技术方案对日本市场输出,但由于壹账通此前没有出海先例,出于谨慎考虑,我们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决定先在东南亚市场做试点。

“我们愿同日方一道努力,落实好两国领导人共识,加强防务部门交流沟通,妥善管控分歧,增进安全互信,为推动中日关系在新的历史时期取得新发展营造有利条件,同时也为维护地区和平发展作出贡献。”任国强说。(完)

双方计划借助SBI Neo Financial Services与日本区域金融机构的关系网络,及SBI集团各公司的关系网络,从移动端应用开始,推进金融壹账通各类金融科技解决方案的本地化应用,正式开启对日本市场的金融科技输出业务。

雷锋网:壹账通在东南亚市场的获客渠道有哪些?

据悉,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原定于上周前往众院出席听证会,但在民主党人要求允许委员会的律师向司法部长问询之后,巴尔拒绝出席,司法部认为此举是“前所未有”和“不恰当”的。

费轶明:整个日本金融界包括监管、从业机构、个人用户,对基于移动互联网和基于科技的创新金融模式,目前是很开放且越来越开放的一个态度,这是一个很好的市场机会。

雷锋网:请介绍一下此次与日本SBI合作的来龙去脉。

费轶明:主要有四点考虑,包括市场规模、财富积累程度、金融科技接受程度、监管态度,此外还有一些文化方面的考虑。综合考虑下来,2018年11月,壹账通先在新加坡设立了独资子公司,以新加坡为起点逐步辐射东南亚甚至亚太市场。2019年2月又在印尼开设了新加坡子公司的分公司,输出多种数字金融服务。

以印尼市场为例,我们在印尼考察时发现,印尼当地在监管上对金融科技有一些特别的要求,比如对金融科技有一个专门的资质认证要求,因此我们与ASPARINDO(印尼市场管理协会)合作,根据当地监管要求设立公司获得了相应资质,然后才能为当地的金融机构来提供相应的服务,同时应监管要求还成立了相应的数据中心。

2018年下半年,壹账通的海外战略开始陆续铺开,逐步在香港、新加坡、印尼成立子公司,开启金融科技输出业务。经过东南亚小半年的试点,我们积累了一些经验,觉得可以布局日本市场了,于是就有了这次合作。

对此,雷锋网AI金融评论采访到了金融壹账通首席战略官兼企业金融CEO费轶明,以该事件为切入点,详解金融壹账通目前整体的海外业务布局现状。

上月末,金融壹账通与SBI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SBI Neo Financial Services株式会社签订协议,在日本成立合资公司SBI-金融壹账通日本公司(SBI OneConnect Japan)。(详见《金融壹账通与日本SBI集团再牵手,成立合资公司输出金融科技》)

雷锋网:在布局东南亚市场时,需要特别注意什么?

4月25日,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当前,中日关系回到正常发展轨道,我们愿同日方一道努力,落实好两国领导人共识,加强防务部门交流沟通,妥善管控分歧,增进安全互信,为推动中日关系在新的历史时期取得新发展营造有利条件,同时也为维护地区和平发展作出贡献。中新社记者 宋吉河 摄

确实如此,从2018年初A轮融资引入日本金融科技集团SBI战略参投,到下半年开启东南亚海外科技输出试点,再到近期与SBI合作成立合资子公司进入日本市场,仅一年多时间,金融壹账通就跑完了出海业务从战略筹划到落地执行的过程。

这次与SBI的合作,可以说是壹账通首次进入日本市场进行科技输出的一个标志。

雷锋网:在金融科技领域,日本市场有哪些差异化需求吗?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费轶明:我们在日本的定位和在国内是一样的,即一个金融科技解决方案提供者,提供一体化端到端的金融服务解决方案,帮助日本的中小金融机构,特别是区域性银行,加快金融服务数字化转型。

虽然从子公司角度看,目前仅在印尼和新加坡设立了,但实际业务已经铺开到东南亚各个国家,与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目前都有签约项目。

雷锋网:壹账通在东南亚市场金融科技输出方案上有哪些优先选择?

布局东南亚市场要重视监管要求

纳德勒认为穆勒的报告及其背后的证据是必要的,以便国会对特朗普政府进行适当的监督。他和其他民主党人一直拒绝巴尔的提议,即允许众议院和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领导人以及“八人帮”议员在安全的房间内查看较少删减版本的穆勒报告。

纳德勒上周向巴尔发出了一封跟进信,重申他要求司法部向国会提交报告,并且设定了6日的回复期限,威胁如果不接受要求,将对巴尔提出藐视诉讼。

在获取B端客户上,一是依靠壹账通自己的销售团队,目前我们在东南亚地区建立了营销中心,有自己的营销团队;二是与当地组织合作,比如在印尼,通过与ASPARINDO(印尼市场管理协会)合作,作为印尼业务拓展的第一步;三是和平安集团内部的合作,比如与陆金所在新加坡的分公司陆国际(Lu International)合作,为陆国际的东南亚项目提供一些技术上的支持。

巴尔此前未能按照该委员会发出的传票要求,将未删减的穆勒报告和证据材料交给委员会审阅。

当地时间5月1日,美国司法部部长威廉•巴尔就“通俄门”调查在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图为巴尔接受该委员会委员轮番提问。中新社记者 沙晗汀 摄

雷锋网:壹账通在东南亚进行金融科技输出时的差异是什么?

费轶明:不同于在日本市场和本地公司成立合资公司的方式,在东南亚市场我们更多是成立独立子公司,依靠自己去开拓业务。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