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福建文创(朱紫坊)市集开市

图为5月23日傍晚,2020福建文创(朱紫坊)市集在福州朱紫坊历史文化街区开市。张斌 摄

图为5月23日傍晚,2020福建文创(朱紫坊)市集在福州朱紫坊历史文化街区开市,吸引了许多民众前来参观购买。张斌 摄

这当然不是什么“理想”的结局,但提供了各方构建新的利益分配格局的可能性,包括快递员收益的提升,甚至某种针对快递员的“小费打赏”。总之,是给各方特别是消费者与快递员更多选项,而不是任由强势一方来定规则。

“送到位”虽然未必对所有各方来说是“最合理”“最高效”的,但这是消费者和快递公司的初始约定。只有回到这个契约原点,各方诉求才能有个共同的基础,在此基础上展开新的“谈判”,提出新的解决方案。

在这次收费之前,丰巢与消费者和快递员,当然还包括电商商户、物业、快递公司,形成了微妙但脆弱的平衡。仅就消费者来说,丰巢带来了足够多便利,但也带来了显性的负面影响,即“快递员不经同意就将快递入柜”问题。在消费者看来,这一问题确实是因为丰巢的存在才出现的,因为有了丰巢,快递员才可以不事先征求消费者意见直接快递入巢。

我个人倾向于把问题拉回到契约原点,也就是“消费者-商家-快递公司”或“消费者-快递公司”通常最初的协议目标——“送到位”。

这个问题给消费者的负面体验很明确。但因为丰巢在此之前与消费者并没有契约关系,甚至对大部分网购消费者来说,与快递公司、快递员都没有直接的契约关系,这导致了在“商家-快递公司-快递员-丰巢-消费者”这个链条上,消费者成为话语权最弱、选择权最少的一端。

为5毛钱较真,是重申消费自主权

舆论对这一问题也有不同观点,多数人对丰巢收费表达了不满;但也有一些人认为收费是市场行为,即便丰巢不收费,未来快递费也要涨价,还是要转嫁到用户身上。

全国妇联执委陈聪聪所在的香港福建社团联会向香港中联办赈灾专户捐赠300万港币。全国妇联执委、澳门妇联总会副会长黄丽真带领宝龙集团捐款2000万港币,同时,宝龙商业成立专项小组应对此次疫情。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妇联执委颜宝铃从孟加拉采购6.6万只口罩支援江西九江。

图为2020福建文创(朱紫坊)市集上展示销售的福建寿山石雕。张斌 摄

如何分配利益,不是丰巢说了算

图为2020福建文创(朱紫坊)市集上展示销售的光影纸雕。张斌 摄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妇女十二大特邀代表孟丽红夫妇捐款1000万人民币成立抗疫基金,从澳大利亚采购防疫物资捐赠给广东番禺,并提供一栋酒店280个房间给南海区政府防疫备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妇女十二大特邀代表、香港福建妇女协会主席蔡黄玲玲向湖北捐赠2万瓶酒精抗菌液。全国妇联特邀代表、澳门福建妇女总会会长谢路生代表该会向澳门特区政府捐赠N95口罩1万个,医用外科口罩1万个;向福建省红十字会捐赠N95口罩2万个,医用外科口罩3万个。中国妇女十二大特邀代表、湖南省政协常委张佐姣捐赠2万个医用外科口罩及300套防护服援助湖南抗疫。中国妇女十二大特邀代表、广东省政协委员古尔夫代表香港梅州社团总会筹款200万港币,计划采购50万只口罩和20万副一次性手套支援梅州。

图为5月23日傍晚,2020福建文创(朱紫坊)市集在福州朱紫坊历史文化街区开市,吸引了许多民众前来参观购买。张斌 摄

一般来说,遇到前面那种未经同意就入柜的情况,消费者可以做的是投诉快递员,但很容易变成各方中最弱势的两端互相倾轧,带来消费者道义上的自责,也让人不爽。

丰巢提出超时收费,实质上改变了它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打破了平衡。首先在客户端页面上,有了一个“同意”协议关系的选项。与此同时,很多消费者未必愿意选择丰巢,却增加了超额收费的可能,使消费体验下降的落差骤然加大。人们为5毛钱较真,其实是在重申消费自主权。

□宋金波(专栏作家)

目前消费者一方已经明确了底线,就是快递应“送到位”,以及确认“快递入柜需收件人同意”。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消费习惯,消费者甚至可以选择拒绝所有快递公司把快递放入丰巢。总之,消费者有完全的自主权决定怎样才是“送到位”。

简单粗暴的收费方案,只能获得简单粗暴的反应。对这场多方博弈中的任何一方,最没必要的,是用泛道德标准来“贴标签”,诸如“贪得无厌的消费者”“阴险的奸商”“没底线的快递员”……我个人谨慎地认为,“丰巢超时收费”与消费者、物业乃至快递员的各种反制,都是新一轮博弈的自然棋路。

丰巢超时收费引发多地小区抵制一事持续发酵,目前已有多地监管部门发声回应。总体上,除了重申快递应“送到位”,也明确了“快递入柜需收件人同意”原则。5月9日晚间,丰巢发布致用户公开信回应,同时提出将推出早取件、赢红包的活动。

全国妇联执委、澳门妇联总会理事长林婉妹带领妇联总会姐妹为所有在抗疫前线英勇奋战的人员打气、加油,表达“齐心抗疫,共建美好家园”的愿望和决心。天津市妇联澳区特邀代表、澳门护士学会会长、澳门大学安健及环境事务办公室代总监田洁冰协调澳门五家护士会友会联合发表慰问信,感谢前线医护人员坚守使命、不畏艰苦、无私奉献。

5月23日傍晚,“点亮夜色,朱紫流金”2020福建文创(朱紫坊)市集在福州朱紫坊历史文化街区开市,展出的各种创意手工商品,吸引了许多民众前来参观购买。

对消费者来说,如果同意接受丰巢的服务协议,也增加了表达诉求的有效途径。向单一主体、谈判能力更强(而且事先与消费者最无关)的丰巢施压,效果和成本都优于与快递员交涉。当然,作为业主的消费者选择向物业施压,同样是一种可以理解的途径。

亲望亲好,同舟共济。港澳执委、代表们想方设法筹款捐物,千方百计从海内外各种渠道运送物资驰援一线,在战“疫”关键时刻,以实际行动表达特区姐妹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与内地同胞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坚决打赢这场全民防疫阻击战的坚定信心和坚强决心。

图为5月23日傍晚,2020福建文创(朱紫坊)市集在福州朱紫坊历史文化街区开市,吸引了许多民众前来参观购买。张斌 摄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月11日,港澳妇女组织和个人捐款资金超过1.5亿人民币,落实防护服和口罩等医疗物资80万余件。

来源/全国妇联联络部

首先我要申明,我不认可把“丰巢超时收费”简约为“市场主体能不能涨价”这样的问题。严格来说,在这次提出收费之前,消费者与丰巢及其他智能快件箱之间并没有契约关系,也不存在契约关系中双方的权利与义务问题。

而一旦丰巢要收费,那么它就必须根据消费者的意愿,建立新的契约关系。丰巢也就有了义务去倾听用户的诉求,并解决快递员直接入柜的行为。当然,假如丰巢未来最有可能拿到较为丰厚的那段利润,它也有主动调整各环节利益和需求匹配的动机与动力。

既然丰巢不对消费者有任何义务,它只是给快递员提供了某种额外服务,消费者默认和接受了这种服务,包括它带来的增量福利和不良体验,因此这种平衡是微妙而脆弱的。也就是说,对消费者来说,谈不上是否真正受益。

它不一定带来皆大欢喜的结局,但起码至今还未太过离谱。

我相信,几乎没有消费者希望丰巢死掉,或乐见快递员永远在低收入的条件下工作。但这并不意味着消费者就必须接受丰巢这种简单粗暴的收费方案。就我个人而言,并不在意个人网购物流支出增加,更在意怎么提高、增加的部分分配给谁。

全国妇联执委、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主席何超琼以自己名下产业美高梅的名义向湖北省捐出2000万澳门币(约1750万元人民币)。港区妇联代表联谊会动员港区妇联代表和执委筹款300万港币,支援内地抗疫。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