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Land柴则宇融合教育是未来比较主流的一个教育

8月18日,新浪2020五星金牌教师评选活动特别策划——“新浪2020学前教育高峰论坛”在北京新浪总部大厦举办。本次高峰论坛以“学前教育的‘熔炉时刻’”为主题,共同探讨学前教育行业的未来发展与突破。以下为 Little Land创始人柴则宇的论坛发言实录:

柴则宇:谢谢新浪。我们是一个特别新的品牌,于19年10月份正式进入中国,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品牌进入中国还不到一年时间。我之前几次来到新浪教育,都是为其他品牌站台,18年我开始创业,去国外寻找品牌,在寻找品牌的过程当中,我主要考虑到两个方面:第一,在学前教育发展较为成熟的大环境之下,到底要如何来破局?第二,在这种成熟的环境中,如何产生品牌的差异化并顺利进入这个市场?

不同于黄子豪和钱君在无奈之下的果断,还有些孵化于校内基地的创业团队则一直在苦等“隔离门”解封的那一刻。

“危机亦是转机。这场疫情风暴给我们上了一堂很好的风险教育课。”黄子豪说,搬入写字楼里后,虽然运营成本增加,但公司效益相较于以前也在增长,展示给客户的形象更好,有利于公司长远发展。

专注大数据精准营销软件开发的武汉梦软科技有限公司孵化于该校创业学院,已成长为一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创始人90后熊泉浪介绍,得益于母校创业基地的及时复工,让团队凝聚在了一起,他们通过整合流行的各类优惠券、红包、秒杀等营销工具,研发出一款移动App,在中小企业客户群体中开辟了新业务。据他统计,上半年复工以来,公司已新接10个项目累计达150万元。

大学生创业项目孵化呼唤升级

学校创业园区封闭,团队无法入驻办公。5月创业园区租房合同到期,他申请搬了出来,重新在南湖附近租了新办公室,“以前员工吃住都可以在校内,房租也比较便宜。现在每个月要多花两万多元”。

据一位长期从事大学生创业辅导的高校教师分析:“武汉市有82所高等院校,如果按照每所高校仅有10家在孵创业企业计算,全省也有近千家创业公司。但截至8月中旬,校内创业基地允许创业者在做好疫情防控情况下复工的仍是少数。”

华中农业大学创业者钱君也遇到了类似的难题。

2月底,家住华师校内的黄子豪就四处打听合适的校外办公场所。4月初线下复工后,他带领团队辗转到一个朋友闲置的商铺里过渡,但办公设备大都放在校内,他只好花几万元重新购置应急。

丁玉斌分析,国内现行的高等教育一定程度上停留在工业化时代生产线式的模式,培养出工业化大生产所需要的标准化人才,但对学生创新创业思维、态度、技能和知识等培养上存在方式固化、方法单一等问题。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

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尽管创业基地受限于校园疫情防控管理而封闭,但大多数指导老师都不会将创业者的诉求“拒之门外”。

第三场:K12教育行业论坛-“K12的“危”与“机””

校内孵化的问题是,校内创业基地归属于学校,被当作教学楼管理。入驻校内3年来,员工每天上下班得与学校作息制度同步,很多管理也得遵从校园规定,“很多客户来公司一看,与学生混在一起,对公司的实力认可也会大打折扣”。

校园创业“保护门”成“隔离门”

“新浪2020中国教育行业论坛”仍在继续,更多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钟南山、张伯礼、张定宇、陈薇

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创业学院副院长高泽金介绍,4月底,学校就综合研判疫情防控和细致部署,开发了一套自动测温设备,做好消杀的基础上,在武汉高校中率先开放创业基地,让该校20多家企业的90多名创业者恢复了线下正常上班。

在焦灼中度过一个月后,眼见创业园开放无望,这位90后创业者下决心租下一层350平方米的写字楼,“蚂蚁搬家”似的,用电瓶车将公司从校内搬了出来。

这位24岁的园艺专业在校研究生,两年前筹划创立了一家专注于有机肥研发生产的公司,申请了20项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有8名全职员工,还在红安县建立了工厂。“疫情期间正值春耕肥料使用旺季,交通阻隔导致4000吨的订单发不出去,公司损失达200万元”。

位于华中师范大学创业园的木子岚工作室,创始人黄子豪在2月底就听到了“危险”的信号。

在某省属高校创业学院,今年上半年创业基地就办理新增入驻企业20余家。

“以前在校内是大学生创业扶持项目,租金有奖补政策可以申请,多了一层保护门。但现在算上租金、水电费和物业管理费,相比于校内,公司每年要多出20万元的租房成本。”

我相信融合教育是未来比较主流的教育,从现在的大数据来看,发育迟缓的孩子和正常孩子的比例已经达到了1:48,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数字比例的时候非常震惊,也有点担忧,在这48个孩子里面可能已经包含着一些失调的孩子,而自闭症的孩子和正常孩子的比例更是已经达到了1:60。所以我们现在会把临床实验作为重点项目,目前也在跟几家大医院积极进行合作,未来我们会提供一个儿童评估方面的临床实验,并且把这个临床实验跟早期教育相结合。从整体上来说,我们主要想做的是儿童心理咨询,包括个性化的教育支持,融合康复的多项训练等。融合康复的多项训练主要是帮助改善孩子的特殊行为,这也是我们希望帮助目前的一些机构解决的一个重要需求,可以说是刚需。我们想要把特殊教育做成园中园的模式,植入到早教机构、植入到幼儿园里。因此我们未来也会和很多早教机构和幼儿园合作,把我们园中园融入进去,帮助他们做融合,这也是我们破局的一个重点。

“做企业说到底是市场行为,与上学不一样,讲究效率,要跟紧市场。校内创业基地适合短期孵化,但过于依赖校园的保护,对公司长期发展不利。”尽管疫情期间公司各类损失达64万元,但黄子豪坚信,越早接受市场磨砺,团队越能快速成长。

后疫情时代,如何做好校园常态化疫情防控,并及时指导扶持创业团队发展,更加考验高校相关部门的智慧。

这家校园在孵企业,从事高品质动漫和游戏制作,拥有40多名全职员工,年盈收超过400万元。疫情暴发不久,基地指导老师就提醒他和基地里的其他创业者:“校园疫情防控有特殊性,短期内可能无法恢复办公,要及早另作打算。”

以国之名!致敬抗疫英雄

柴则宇:从几个方面在疫情之后做了调整,第一个就是用户行为,在用户行为方面,我们肯定要增加一些线上的OMO的部分。疫情期间是供大于求的,目前我们要调整线上加线下相关的模式。还有一个就是营销方式,营销方式从我们传统的地推线下,整合到线上,我觉得未来应该是一个整合的时代,会结合线上+线下营销的方式,来对未来进行一个重新的营销和销售。还有就是产品设计方面,我们肯定要增加的是关于数据和整体的体验,未来也会在这个方面下功夫,关于我们的评估,以及特殊教育相关的一些整合。还有就是人员方面的优化和财务方面的开源节流,我们在今年主要会写两本书,第一个就是给各个医院的医生和相关的做测评和评估相关的人员,我们会出一个关于儿童评估的标准的书籍。另外我们还会出一个跟特殊教育和早教相关的融合的书籍给到各位家长,所以未来我们也会在这方面专业上面会下很大的功夫,谢谢。

在武汉这座拥有百万名在校大学生的科教大市,频频崛起的大学生创业新秀曾搅动江城双创一池春水。伴随疫情风暴过后,高校疫情防控转入常态化管理,师生返校,教学工作恢复正常秩序,但在校园创业孵化基地里,大量刚刚“破壳而出”的学生创业公司依然在面对疫情留下的“危与机”。

华中师范大学中科创业学院院长丁玉斌指导大学生创业多年,他表示,大学生创业者因其学习能力强、知识面广、富有创造活力等逐渐成为“双创”中的主力军。后疫情时代,如何扶持处于早期孵化阶段的大学生创业团队,稳住生存推动发展,对于大学生创业者、高校创业基地、创业孵化导师都提出了新的命题。

该基地负责人表示,具备出入证明的老师大都会用“蚂蚁搬家”的方法,帮创业者把营业需要的工商执照、劳动合同、办公电脑等重要资料设备运出校园,让创业者在校门外领走,或者帮他们邮寄。

刘志哲的这次爱心之举被一家企业知晓后,该企业一次性捐助了6万元,邀请他们制作160套产品,赠送给武汉市的民间抗疫志愿者。目前还有几家单位看到他们的设计方案后,也联络上团队,邀请他们来负责抗击疫情纪念的展示设计。

目前,我们品牌极具优势的差异化特征就是特殊教育。其实中国的特殊教育发展比美国大概要晚45年,现在中国的特殊教育主要分为两个流派,第一个是行为派,当前国内大部分的特殊教育机构都是属于行为派,也就是相当于现在自闭症的ABA体系。还有一部分机构属于发展学派,而当前整个中国大概只有1-2个机构是属于发展学派,也就是采用游戏治疗这种理念。Little Land在美国有一个非常突出的优势,它采用的是生理和心理方面相结合的治疗方式。Little Land做了PTOTST,相当于现在的职业治疗,包括运动力量方面的治疗,还有语言方面的治疗。我们希望做一个具有儿童评估体系的早教品牌,打造一个可以让孩子各方面能力都能不断改善和进步的成长中心。因此,我们也采纳了美国专业、权威的PTOT评估体系,并且将儿科治疗体系加入到正常孩子的课程当中,这一点也是我们破局的关键。因为在当前的大环境下,早教行业是有龙头的,作为一个比较新的品牌,我们将特殊教育和早教相融合其实是非常具有差异化优势的。

总台央视时政记者专访了

Little Land国际儿童成长中心 ,源自美国的早期教育品牌,致力于为0-8岁儿童提供早教+托幼社区功能型的国际儿童成长中心。率先采用以专业儿科治疗师系统理论为基础,创建科学性、专业性、权威性和高品质的课程体系,秉持“赋予玩耍更深远的意义”教育理念,打造多感官体验的智能科技环境,研发高水准且丰富多彩的适龄课程与全球独创的玩教具,制定科学全面的儿童成长方案,帮助儿童培养成长发展各阶段必备的能力素质。实现线上线下联动的全场景一体化教学模式,赋能早期教育产业生态圈,精准搭建儿童全面成长发展的优质平台。为孩子及家庭提供全方位的国际化高端早期教育和早期教育服务。

几个月来,这家尚在校园里孵化的企业面临“生死难关”,营业收入减少了50多万元,团队有5人陆续离开。刘志哲一边抓紧寻找新的业务,一边祈祷:“如果熬到全面复课,公司业务就能够快速恢复起来。”

另外,我们现在也在短视频领域做了很多尝试。疫情期间,我们已经让专业老师来做短视频业务,主要入驻快手,因为快手在疫情期间给了教育机构特别大的流量。同时我们也在跟北塔合作,在短视频方面已经初见成效。在有老师专职运营短视频的情况下,快手粉丝大概达到了20万左右。正像我前面说的,我们现在主打的就是融合教育,所以在短视频和师资方面都在重点布局,它们也是相辅相成的。因为特殊教育在整个行业当中的人才招聘是比较难的,培养过程也比较长。要培养出可以出治疗方案,可以一对一给孩子进行融合教育的老师至少需要3-6个月的培训时间,如果要培养到老师能出方案的话,可能要3年时。所以关于师资培养方面,我们这边也提供了很多相关的课件。我们想用课件来解决老师培养比较大的一个问题,接下来我也会通过一些相关的谱系来为机构赋能,也想和更多早教、幼儿园合作,帮他们赋能一些相对于刚需的课程。谢谢大家!

据黄子豪观察,在华中师范大学校内创业基地,除了他之外还有29家学生创业企业,由于公司小、底子薄,没有多余的资金再租新办公室,都曾苦苦等待,“受疫情影响,订单量大幅减少,有13个学生创业团队亏损额达20万元以上”。

这些做出杰出贡献的功勋模范人物

湖北商贸学院2019届市场营销专业创业者熊争权,疫情中只得让团队采取“云办公”。但成员工作时间不稳定,团队成员之间以及公司与客户之间的沟通效率降低,客户得不到及时回复。他创立的武汉沐云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询价客户量较以往减少50%-60%,公司流失了30多个客户。

颁授勋章奖章并发表重要讲话

记者丨史伟 王晓东 段德文

他认为,随着人类社会进入大数据时代,尊重学生的个性化发展、培养创造性人才呼之欲出,“创新创业教育作为体验型、实践型和实战型的培养方式方法,顺应了时代发展。高校师生对创新创业教育的认识理念有待提升,需要被认可和支持”。而大学生创新创业更应该立足于产教研学用融合,深入挖掘专业和产业寻找痛点,不局限于校园市场项目。他同时也表示,创业企业的成长是市场选择优胜劣汰的过程,必须积极融入接受市场挑战。

疫情发生以来,高校疫情防控管理的特殊性,使得大多数建在校内的创业基地基本上处于封闭状态,办公场地短期内无法恢复入驻,给早期在象牙塔内保护性孵化阶段的创业者增加了租金压力,也加剧了团队人员的流失。

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

胡林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雷宇

Little Land的优势非常显著,它在美国有三个标签,包括特殊教育、早教和游乐场,其中最主要的标签是“特殊教育”。这是Little Land在美国的标签,而我希望把它主流的“特殊教育”版块引入到中国,我从事早教行业已经有十年时间,19年将Little Land引入中国的时候,也是以“早教+托育”加盟的方式进入中国市场的,去年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小的成就,三个多月里我们发展了18家加盟店,收了8家定金,一共26家加盟中心,但是遇到了疫情的特殊情况,庆幸的是我们的体量比较小,所以疫情带来的压力也在承受范围之内。因为在2020年上半年疫情期间,我们只有一个直营店,加上国家政策的扶持,没有收房租,给我们减轻了很多负担。

在疫情的危机中寻找商机,顺势而为也成为创业者的破题思路。

团队的合作方式也在危急之中求变。入驻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创业学院,从事高端化妆品短视频拍摄的95后创业者吴杰,疫情期间因发不出员工工资,好不容易组建的8个人团队濒临解散。创业导师高泽金了解后,指导他以“员工变合伙人”的方式,将股权分配给团队,以股份分红代替工资形成激励机制,帮助公司重新聚齐,“这让我节省了10万元支出,最关键的是团队留住了”。

刘志哲团队曾历时3个多月,设计出一组陶瓷纪念章,以“身穿蓝白色防护服,头戴护目镜,抬起右手紧握拳头注目前方的志愿者”为原型,命名为《逆行者》,他拿出奖学金和部分创业补助凑了3.9万元制作成品。7月27日,他专程赶赴广州,将制作的50套陶瓷纪念章亲手送到钟南山院士团队手中,表达感恩之情。

在这庄严时刻即将到来之际

高泽金则建议,可以探索建立高校创业基地与社会孵化器的多级衔接机制,施行分级孵化,“比如在校园里孵化到一定阶段后,定向推送进入社会孵化器,推动引导接受市场竞争”。他表示,尽管受限于校园疫情防控管理,让很多大学生创业者一度进退维谷,但“哀鸿遍野”的情况并不多,“这场危机也会倒逼‘真创业者’推出一些新的业态做大做强,让‘假创业者’出局”。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