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基带进入“全家桶”时代自研才是苹果终极目标

(魏德龄/文)本月初,仿佛目前已经发布5G基带的厂商都像有所约定似得,纷纷与苹果5G版iPhone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无论是有着长期良好合作关系的三星,还是此前纠纷不断的高通,以及喜欢每每在发布会上对苹果吐槽一下的华为。4月17日,苹果仿佛给出了最终选择,该公司宣布与高通达成和解,双方达成为期六年的全球专利许可协议,同时还达成了一份多年的芯片组供应协议。

然而,在目前5G基带的“全家桶”时代,自研可能才是苹果的终极目标。

巴菲特曾经这样解释他买入苹果的逻辑,“我想说,苹果明显有很多很多科技含量,但是苹果产品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消费品,有很强的消费品属性。”“苹果公司最打动我的地方是,拥有一个很有黏性的产品,人人爱用苹果手机,而且特别有用。”“我这个86岁(现88岁)的老人不会用苹果手机,苹果CEO库克经常嘲笑我这一点。但是,买苹果和买其他股票一样,投不投资决策取决于公司未来盈利能力。”

随即,又有国外媒体报道称,华为目前开发的5G巴龙5000芯片组,尽管先前拒绝向第三方公司供应其组件,但现在华为将仅限于向苹果“开放”销售5G芯片。在近期国内举行的华为P30系列发布会期间,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5G芯⽚我们是开放的,就看苹果⽤不⽤了。”

从采访中可以看出来,买入亚马逊股票虽然不是巴菲特自己亲自买的,但正如当年公司买入苹果一样,也是得到巴菲特默许的,可以看作是“股神”自己的主意。那么,巴菲特为什么买入亚马逊?从买入亚马逊能看出巴菲特投资思想发生了什么新变化?到目前为止,巴菲特共买过四只科技股,分别是IBM、甲骨文、苹果和亚马逊。投资IBM和甲骨文,巴菲特最终都选择了清仓甚至割肉走人,可以说是失败的投资。近年买入的苹果股票,也风波不断,股价大幅波动,但由于买入成本相对不是太高,目前暂时来看是安全、成功的投资。那么,巴菲特买入亚马逊会成功吗?亚马逊会成为下一个苹果,还是IBM和甲骨文?

本月,在与苹果传出瓜葛的同期,三星也公布了Exynos家族5G解决⽅方案,其中包括基带Exynos Modem 5100,射频收发器器Exynos RF 5500以及电源调制解决⽅方案Exynos SM 5800。其中三星Exynos RF 5500则拥有14个下载接收途径,包含4*4 MIMO和256QAM⾼高阶数据传输⽅方案,支持传统和5G单芯⽚片⽹网络;Exynos SM 5800则实现⾼高速数据传输同时电源提高5G智能⼿手机电池寿命。

股神看走眼的时候,其实也不少。IBM就是巴菲特看走眼的股票之一。在早年的投资生涯中,巴菲特与科技股并无任何交集。过去几十年,巴菲特一直对科技股“不感冒”。在1999年网络股疯涨之时巴菲特也岿然不动,他曾表示:“你们所有人都疯狂买入网络股,那么你们一定比我聪明,因为我一股也没买!”他曾在《财富》杂志撰文解释不买科技股的原因:科技企业的寿命往往相对较短,寿命长的公司又难以识别,很难以合理的价格买入这些公司的股票。

股神买入的科技股之一:IBM,持有7年最终割肉走人

此前,苹果已经在自研芯片上吃到了甜头,从第一代iPad开始,告别以往所采用三星SoC的做法,开始使用自研的A4芯片,一直到目前的A12芯片,都在设计上打上了自身明显的烙印,尽管拥有相比同时代SoC拥有较少的核心数,但运算能力、图形处理能力却一直明显领先,通过与iOS系统的良好结合,还拥有极佳的功耗比。不过,手机信号问题却也一直困扰着苹果,从iPhone 4的“死亡之握”,再到iPhone XS系列上的信号门,通信能力似乎也正是苹果的短板隐患所在。

不过,一旦OEM厂商选择了5G芯片厂商提供的“全家桶”套餐,就可能意味着在手机的设计上也会出现一些掣肘。比如,5G手机中的毫米波天线模组、自适应天线调谐解决方案的尺寸、封装高度都会对手机的厚度产生影响,这也是目前已经发布的5G产品在尺寸上略大于以往产品的原因之一。

对此,目前已经推出了5G基带相关芯片的厂商均选择推出一整套的组合方案,就好像是快餐店中出售的全家桶套餐,有主食有饮料还有小食,让消费者的需求一次性彻底得到满足。例如,在今年的MWC2019巴展期间,高通发布的X55 5G调制解调器的同时,还发布了一系列与之配合的产品:为了解决毫米波的需要,推出了QTM525毫米波天线模组;对于6GHz以下频段需求上,推出了QET6100 5G新空口包络追踪器、以及QAT3555 5G新空口自适应天线调谐解决方案。

5G进入芯片“全家桶”时代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美国奥马哈召开年度股东大会前夕,其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CEO)沃伦·巴菲特(WarrenBuffett)对媒体表示:“办公室里管理资金的人之一买了一些亚马逊,这样这一投资将会出现在13F报告文件中。是的,我一直以来是亚马逊的粉丝,我一直没买亚马逊的股票,简直是个傻瓜。”

股神买入的科技股之四:亚马逊,已经成为一家具备颠覆实力的巨头企业

也许是看到了苹果的5G基带需求,当时还正在与苹果一起玩着“法律游戏”的高通,也再次抛出了橄榄枝。高通总裁克里斯蒂安诺・阿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苹果也知道我们的电话号码。如果他们打电话给我们,我们愿意提供⽀支持。”

早在2018年11月,英特尔就宣布将已经推出的XMM 8160 5G Modem计划提前半年,预计在2019年下半年便可出货,并承诺将提供手机、电脑和家用宽带高达6Gbps的传输速度。当时英特尔表示,使用XMM 8160 5G调制解调器的商用设备预计将在2020年上半年上市。这也恰恰可以赶上传闻中苹果计划在2020年发布5G版iPhone的进度。不过,就在2019年4月17日苹果高通宣布达成和解后,英特尔也在当日早间宣布,计划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并完成对其它调制解调器业务机会的评估,包括PC、物联网设备及其它以数据为中心的设备。

最近,巴菲特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将继续持有苹果的大量股份,“我们没有改变(苹果)的持股比例。”苹果是巴菲特的第一重仓股,去年以来也是经历了大幅波动。在今年1月3日,苹果股价最低到达141美元,基本到达巴菲特的持股成本,巴菲特险些被套住。今年以来,苹果股价上涨了大约32%,前几日利好财报公布后股价大涨,市值一度重回1万亿美元大关。

股神买入的科技股之二:甲骨文,“IBM伤了我的心,所以我清仓了甲骨文”

如果出现在5G手机的外观、电源管理上受制于半导体行业的情况,显然是苹果所不喜欢的。在目前的刘海屏时代,苹果对于屏幕边框宽度相等的坚持就是一个案例,Android手机普遍选择让手机在外观上有一个“下巴”的原因除了屏幕的工艺选择外,还在于较宽的“下巴”可以更好的保证信号能力,但苹果显然选择了设计至上的道路。

避开有不确定性的传统科技公司,选择创新科技龙头

实际上,苹果自研基带的传闻也一直不绝于耳,有消息称苹果目前已经从英特尔、高通挖角了1000-2000名通信工程师加入基带团队。目前在苹果官方网站上列出的招聘岗位中涉及到调制解调器的有30个,涉及5G的有33个。

本月伊始,最早与苹果传出绯闻的是三星电子,据韩国媒体报道,苹果已经与三星进行接触,有意采购5G基带芯片,但遭到了三星的拒绝,理由是产能不足。这一拒绝确实可能情有可原,毕竟在刚刚发布的Galaxy S10 5G版手机上,三星都没有完全采用自家的Exynos Modem 5100 5G基带,而是在海外版产品中采用了高通产品,在韩国当地版本上采用了自家产品,但使用自家基带的韩国版产品却不支持5G 毫米波频段。

但后来巴菲特改变了对科技股的看法,他在2011年宣布开始建仓IBM,并一跃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在买入IBM的股票时,巴菲特曾强调对IBM超百亿美元的投资是一项对这家公司转型的长期投资。然而,IBM的转型并未能提升公司的业绩。这导致伯克希尔一套就是5年,直到2017年初才短暂解套。不过好景不长,IBM股价此后又开始下跌,令巴菲特对IBM失去了信心。2018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终于清仓IBM股票,结束了这一艰难篇章。

巴菲特投资IBM和甲骨文这两只转型中充满不确定性的2B公司,因为看不懂而果断选择清仓,甲骨文甚至只拿了一个季度。巴菲特目前持仓的苹果和亚马逊,显然都是具有消费黏性的2C超级龙头。也就是说,巴菲特的科技股投资思路也在不断变化,他也在不断学习如何投资科技股。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巴菲特解答了大家的疑惑。“拉里·埃里森(LarryEllison,甲骨文CEO)做得很好,但我觉得我不太懂甲骨文的业务。尤其考虑到投资IBM的经历,我觉得我并不太清楚云业务未来的发展方向”。这与甲骨文自身披露不透明有关,该公司去年开始在云业务的核心数据上没有做明确的披露,导致投资者无法判断公司转型云业务的进展。巴菲特自己将投资IBM和甲骨文的经历相比,可见他对传统大型科技公司转型发展云业务,面对亚马逊、微软等强敌竞争这件事,仍心存担忧。

(作者系资深市场观察人士)

在美国互联网行业,亚马逊已经成为一家具备颠覆实力的巨头企业。除了传统占据优势的电子商务之外,亚马逊还大量购买实体零售资产,展开线下和网络相结合的零售模式。另外,亚马逊还发明了基于语音助手的智能音箱,引发了谷歌、苹果等科技公司的群起效仿。智能音箱也被认为是自苹果创造iPhone手机以来科技行业最重大的发明,把普通民众带进了语音上网时代。在另外一个朝阳产业——云计算中,亚马逊也靠着先发优势占据了主导地位,有些报告甚至宣称,亚马逊云计算业务的一些指标相当于所有竞争对手的总和。

在巴菲特眼里,科技股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现在的苹果虽然挂着科技公司的名头,但是事实上早已成为了一只消费蓝筹,而不是单纯的科技股了。

目前,大牌智能手机厂商对于芯片的自研也仿佛成为了主流趋势,上述提到三星、华为也同样在Android智能手机领域处在风生水起的地位,已经发布的5G芯片也无疑例外会应用在自家产品身上,这也让他们在5G手机的设计上可以获得更大的自由度,恰好也正是这两家公司在2019年初先后发布彻底改变了手机外观的折叠屏手机。对于曾经让智能手机一下进入3.5英寸时代、Retina时代、指纹识别时代、刘海屏时代的苹果来说,自然也会对更强的自主设计能力有着强烈的需求。

自研是苹果的终极目标

显然,IBM和甲骨文属于2B型公司,并且是传统科技公司试图向创新转型的科技公司。这类公司明显没有太多的消费黏性,并且转型充满了不确定性。而巴菲特投资中最忌讳的,就是投资不确定性,最害怕的就是投资自己看不懂的企业。相对来说,苹果和亚马逊都是2C公司,并且都是所在科技创新领域的绝对龙头。

巴菲特说:“我对他们的财报很满意。”但他也指出,他从不根据单一的季度报告做出投资决策。“他们所谈论和报告的与我们拥有苹果500多亿美元资产的原因是一致的。”截至去年年底,该公司持有这家科技巨头逾400亿美元的股份。可以说,苹果的未来,直接关系到巴菲特的财富波动。

5G芯片厂商选择开发“全家桶”组合套餐的另一原因在,对于OEM厂商来说,5G手机开发过程中的调试更加复杂,如果单独进行研发将耗费大量的时间。以毫米波天线模组为例,如果需要各个OEM厂商自己开发和优化各自的天线设计方案,做到不同天线之间的协同工作的话,难度系数十分之高,并且很多手机厂商还不具备实现和优化离散式器件的能力,甚至会大大影响产品的整体开发进度。

根据项目进度,预计在2021年,苹果手机将会使用上自研的基带芯片,并由台积电进行代工。据彭博社的消息称,在圣迭戈的UTC创新中心有几百名苹果工程师正在开发调制解调器,团队正在把高通的5G调制解调器整合到iPhone后续机型中,并兼容目前的英特尔调制解调器。

简单来说,2C产品就是面向消费级的产品,产品直接面向独立的用户开放,并为他们提供服务的。面向企业级的产品,就是常说的2B产品,是面向一个团体或者组织的。也就是说,产品面对的第一级对象为团体而不是单个的独立用户。2C的产品,更容易获得稳定的品牌价值积累和溢价,而2B产品主要追求的是性价比,重金研发投入往往换不来高溢价。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智能手机为了实现5G网络的功能,并不仅仅是一颗5G基带就能解决问题的事情,由于需要满足更多的天线来通过多载波聚合提升网速,在支持固有6GHz以下频段的基础上,还有支持毫米波频段。同时,这也对手机的电量管理提出了挑战。

2B产品,指的是面向企业或商家提供相应服务,且使用者是企业或商家员工的产品,使用产品的目的比较明确,软件使用的选择范围几乎为零,因为决定权在企业或商家高层。在2B运营中,产品周期相对是一个漫长的过程。2C产品,指的是面向广义上的消费者提供相应服务的产品,使用场景为娱乐消遣、新闻资讯浏览、网上购物、线上社交等。2C产品中,用户周期几乎是伴随用户规模成长的,与用户新增、留存运营策略和用户周期密切相关。

股神买入的科技股之三:苹果,成为巴菲特的第一重仓股

去年四季度,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清仓了甲骨文,这是当季13F表格中披露的唯一一只全部抛售的股票。四季度共抛售4140万股甲骨文股票,平均每股成本价为51.56美元。回顾甲骨文行情可知,四季度最高价为51.255美元,依此计算伯克希尔在甲骨文这笔投资上最少也亏了1262.7万美元。伯克希尔是去年三季度才开始首次买入甲骨文,但是四季度就火速清仓,实属罕见。

最终答案揭晓,苹果高通再续前缘,宣布已经达成了为期六年的全球专利许可协议,同时还达成了一份多年的芯片组供应协议。这也意味着苹果手机将再度选用高通芯片,甚至存在可以早于之前计划推出5G手机的可能。对于高通方面来说,苹果iPhone,甚至是蜂窝版iPad、Apple Watch的巨大出货量,将有望使高通重回半导体行业前三甲。高通股价在和解消息公布当日也大涨23.42%,报70.57美元,创自1999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

苹果5G基带绯闻尘埃落定

长久以来巴菲特就看好亚马逊及其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Bezos),盛赞该公司在其所在领域的统治力。亚马逊近日公布的财报显示,一季度亚马逊营收和盈利绝对值均高于华尔街预期,净利润达到创纪录的36亿美元,云服务业务继续高速增长。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