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孙正义损失惨重的这家公司终于要盈利了

每经记者 唐如钰    每经编辑 肖芮冬 郑直    

据外媒报道,WeWork执行董事长Marcelo Claure表示,在采取了大规模裁员、资产出售等一系列积极的调整举措之后,公司有望于2021年底实现正现金流,且这一时间比原计划提前了一年。

虽然强有力的成本削减和新的办公需求让WeWork的盈利提上日程,但笼罩在其身上的阴霾并未因此减退。事实上,其与软银之间的法律纠纷仍在继续。

与大股东软银法律纠纷继续

然而,今年春天,上述纾困计划中30亿美元股权的收购变数。3月17日,软银向WeWork股东发出通知称,由于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等美国政府监管部门对WeWork展开调查,于去年秋天制定的向该公司私人股东提出的30亿美元股份收购计划可能不再进行。但软银向WeWork承诺注资50亿美元的计划不会改变,并且其中15亿美元的资金已经到位。4月2日,其正式在官网宣布终止上述股票的收购。5天后,一个由WeWork董事会成员组成的特别委员会在美国特拉华州法院向软银提起了法律诉讼,声称前者“进行了一场有目的的活动,以避免完成收购要约”。

据公布,当天15时34分,第一名被困者被搜救出,发现时已无生命体征;16时25分,搜救出第二名被困者,80岁,生命体征较为稳定,已送往当地医院全力抢救中。截至目前,已搜救出6人,其中5人无生命体征。

据英国金融时报消息,日前WeWork执行董事长Marcelo Claure表示,在经历了裁员约8000人、重新谈判租约和资产出售等激进的成本削减和业务模式调整之后,预计公司有望于明年底实现运营盈利的目标。

记者|唐如钰  编辑|肖芮冬 郑直 肖勇 

险情发生后,当地调动应急、公安、武警、卫生、医疗等力量参与救援,全力抢救被困民众。目前,该村其他40多名村民已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

Marcelo Claure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新冠疫情期间,WeWork看到了市场对灵活办公空间的强劲需求。具体而言,尽管疫情后的居家办公降低了市场对公共办公空间的需求,但一些公司开始在员工居住地附近为其寻找卫星办公室。WeWork也因此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集中收到了一批新的租赁合约。

图为救援现场。鄂消宣供图

唱衰与质疑中,盈利提上日程

软银方面则表示,将为诉讼提起强有力的辩护,并称特别委员会提交了“绝望而被误导的尝试”。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这场纠纷的庭审时间被定于1月1日。此外,本月初软银向投资人表示,其对WeWork103亿美元的投资已减计至24亿美元。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去年9月在WeWork经历IPO失利、陷入重重危机后,软银不得不充当起“救火队长”角色。为防止其现金告罄、就此破产,软银随即宣布将向陷入困境的公司提供约95亿美元的纾困计划,其中包括收购该公司价值高达30亿美元的股权(含公司联合创始人、前任首席执行官纽曼高达9.7亿美元的股份),以及65亿美元的债务和股权融资。

虽然盈利时间已提上日程,但笼罩于这家昔日共享办公“独角兽”身上的阴霾,并未因此淡去——其与最大外部投资者软银集团(以下简称软银)的法律纠纷仍在继续。

市值的大幅缩水也让其最大投资人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投资滑铁卢”。今年5月,软银发布了公司史上最糟糕业绩——其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愿景持有的投资资产的未实现估值亏损(净额)为1.9万亿日元,其中WeWork、Uber及其他三个附属公司在第四季度出现公允价值下降;同时受新冠疫情影响,其他投资组合公司的总公允价值也显著下降。软银董事长、CEO孙正义也在去年底承认,投资WeWork是一个错误。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截至记者发稿时,救援仍在紧张进行中。(完)

日前,Marcelo Claure表示,自去年IPO失利后,公司已采取积极行动减少现金消耗并大幅度削减成本。目前,该公司已将员工人数从去年的14000人大幅削减至5600人。此外,其也相继出售了旗下如计算机学院Flatiron School、软件公司Teem、The Wing股份等非核心业务。

“每个人都认为WeWork是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们没有任何机会。但一年之后,你将看到WeWork基本上会成为一家可盈利的企业,并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化资产。”Marcelo Claure说道。

而该消息宣布之际,WeWork仍然处于投资人的质疑与市场的看空之中。去年秋天以来,该公司经历了一系列挫败与挑战。2019年9月,彼时估值高达480亿美元的WeWork IPO失败,随后估值暴跌至80亿美元,公司陷入危机、全球大幅度裁员。而究其IPO失败的原因,主要在于其财务状况——WeWork经营现金流长期失血且未来难以改善,以及同为共享经济“独角兽”的Uber、Lyft上市后股价表现欠佳,也影响了二级市场对WeWork的估值。

7月8日零时至6时,黄梅县普降暴雨,平均雨量达到200毫米以上,大河镇最大达353毫米,超历史极值。受特大暴雨影响,7月8日凌晨4时许,黄梅县大河镇袁山村3组突发山体滑坡,导致5户9名民众被埋。

与此同时,虽然新冠疫情让许多人不得不居家办公后,降低了共享办公的需求,一些租户也因此拒绝支付租金或要求终止租约。但Marcelo Claure介绍称,WeWork看到了市场对灵活办公空间的强劲需求——一些公司开始在员工居住地附近为其寻找卫星办公室,并将员工分散到主办公大楼之外。过去一个月里,万事达、微软、字节跳动等公司均与WeWork签署了新的租赁协议。据悉,今年6月,该公司录得自今年2月以来最强劲的销售业绩。

You may also like :